来自武汉重症区的报告——郭媛媛医生日记六则

Page Views 浏览量: 857 Updated 发布时间:2020-04-26 16:17:36

来自武汉重症区的报告——郭媛媛医生日记六则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众多医护人员秉烛驱疫逆风而行,决绝勇毅冲到抗击疫情最前线。2月13日,哈医大一院心内科副主任医师、共产党员郭媛媛,跟随哈医大一院第二批160名医护人员组成的支援武汉抗疫医疗队驰援武汉,他们将整建制接管武汉市第一医院两个重症病区。

“我是一名党员,要到武汉抗疫一线参加救治。”第一个报名赴武汉参战的郭媛媛,爱别待命抗疫的消防大队副大队长的丈夫胡志儒和年仅7岁的儿子,穿上了成人纸尿裤,奋战在高危传染的重症区,与死神抢夺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她身临其境向亲朋倾诉鲜为人知的故事;她感同身受为我们描绘抢救生命的场景。

现摘编几则郭媛媛在武汉市第一医院救治日记,让日常无疾而欢的人们看到生命可贵,让生活幸福的你我感受到党和国家的关怀备至。读罢日记,无数经历这场天灾大疫生死与共的人们,更加心心相印,更加灵魂净化,更加懂得大爱无疆,四海一家……

image.png

image.png

2020年2月17日,周一,武汉市第一医院 晴

今天12点要正式进入隔离病房。心情既紧张又兴奋,早早的就醒了——不醒也不行,对面楼顶的大公鸡盯的紧,它很早就进入了防疫状态。约定成俗的规矩是同一个时间段的战友一起走,可以互相监督和约束感控!王中华我俩约好,10:45准时一楼出发。

临下楼前又泡了一碗泡面,虽然刚吃完早饭,但我必须把它硬塞进胃里,为了能多保存体力,这一刻我多希望自己能变成骆驼!我是没敢喝水的,所以我相信我是可以忍住不去小解的,犹豫了再三,最后还是穿上了纸尿裤,有备无患。除了出生那次,我一直以为我至少还得几十年之后才可能用到这玩意。

外面阳光正好,南风徐徐,可是人丁稀少,迎面碰见了刚刚查房回来的谢荣盛和李元十两位老师,对我们又叮嘱了一番,口气像是爹妈在叮嘱最疼爱的儿女,让人温暖!门口那些“感谢援鄂医生”的大红字,既感动又让人热血沸腾!

二楼国家医疗队通道前,几个当地的小姑娘井然有序的为每一位即将进舱的医生,消毒、量体温、登记、发放防护用品。11点我们准备就绪,跨过一个区又一个区,终于进舱!顺利交接完危、重病人的资料,我正式上岗!

3床是个双目失明的老爷爷,吸着氧气状况也不太好,我们正在商议要不要上呼吸机;33床的老奶奶98岁,也是感染者的孙女正在给她喂饭,旁边床上躺着的老奶奶的79岁女儿,一家三口都感染了!……

不只是戴口罩、穿防护服的原因,病房那种沉重、忙碌、紧张的工作氛围,让人感到无比压抑。大家都是 “常常帮助,总是安慰”,这些病人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冰冷的针头,大块头的呼吸机。在这样的病房里,我知道一句哪怕不经意的安慰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尽管带着口罩,防护镜,他们看不见我们的笑脸,但是他们一定可以感受得到。

指导了老奶奶正确佩戴口罩,叮嘱所有可以下床的病人活动活动。变着法的给他们心里暗示:状态不错啊!快康复啦!多喝水!42床的阿姨是十分焦虑,反复跟我说:再给我输点液吧,我怕出院了,肺子还不好啊。我去看了她两次,耐心的跟她解释多次,她才放下心来!有的时候,会突然有某一个瞬间,你会感觉武汉人民真的是太难了!难的让你心疼,想落泪。

这里的纸张带不出去,只好通过电话将危重症各项数据传递出去!我隔着防护服,声音特别模糊,只好扯个脖子硬喊,最后一个字喊完,喉咙发干,喘不上来气。跑到窗口,吸了几口灵气!转过头来突然发现护士站的盒饭、酸奶好眼熟。问完才知道这是患者餐,跟我们一样,统一由医院发放,我们护士去一楼取来,再送到患者床前!我忽然看到了我们国家的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保障医疗和物资供给。

下午交接班后,我们小心翼翼的脱着防护用品,一关又一关,每关都像是在拆弹!回到住处,再次消毒清洗。和妈妈视频的时候,她看见我脸上红肿的压痕,眼里泛着泪光,我还是一眼就发现她嘴上起的泡了。只是一遍一遍的告诉她,我一切安好!关掉视频,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image.png


2020年2月20日 武汉市第一医院 

闹表6点钟准时响起,勉强爬起,被窝外面好冷。今天穿防护服明显比第一次快,我们在7:45已经进去隔离病房!

1床大爷精神了许多!他跳起了健身舞;3床失明的老爷爷血氧也上升到了97,看来不用气管插管了;33床的老奶奶,可是全病房医护都关爱的重点,监护仪上的血压和血氧目前明显回升、生命体征平稳,我已经期待她健康出院了!

也许是今天的防护用品密闭性格外得好,或者是气温回升的缘故,大口吸气已经成了我的常态,心率因为乏氧逐步加快,洗手池前的镜子里,可以清晰看见防护眼镜上的水雾。一阵头晕脑胀,恶心,想吐,还好挺住了,不想被大家笑话。后来问了一些战友,大家都有这种感觉,有的进去半小时就吐口罩里,哪有什么英雄,都是一些平凡的人,都在苦苦支撑!

11点45分工作忙的差不多了,又去看了下1床的老大爷,他跟我说特别感谢国家、感谢政府、感谢共产党、感谢哈医大一院的大夫,病房里其他的人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就连那位失明的老爷爷也躺在床上,振臂高呼:谢谢政府,谢谢共产党!看见他们的样子,我这颗乏氧的心脏跳的更快了,大武汉,这个难关你终将渡过!


2020年2月22日 武汉 晴

我注意到每一次的防护用品都会有一些差别:外科帽子和口罩有时候是深蓝有时是浅蓝;手套有白色、紫色、蓝色、有时薄有时厚;防护服有些全白有些是白中带些蓝条、或是连脚或是不连脚;护目镜也是款式颜色各异。配合我们工作的当地人员说:这些紧缺的防护用品都是全国各地捐赠,检验后符合医用标准送过来的,每一批次都会有点小差别我感受到五湖四海,五颜六色汇成爱的暖流,我知道我们的背后有那么多人在默默支持,对于物资我们更是倍加珍惜,不舍得浪费!

在清洁区换衣服时,总能遇到操着不同方言的其他医疗队战友们。为了全力支援湖北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救治工作,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委派江苏、浙江、广东、四川四省卫健委医务处以及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10家医疗单位分别整建制接管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10个重症和1个ICU,以及武汉市第一医院9个重症病区和1个ICU。而他们本院的医护除了部分留守配合我们工作外,大都去了雷神山、火神山和各方舱医院。

病房里的医用酒精、手消也是各式各样,圆瓶的、方瓶的、液体的、凝胶的…,虽然各不相同,但全国上上下下的对武汉的爱和企盼都是一样厚重。处置室里纸箱子外面那些显眼的援助武汉医疗物资的大字,总能时不时的震撼到你,堪比肾上腺素!那里面装的不仅仅是大块头的呼吸机、氧疗机、急救药品……,那是一颗颗鲜活的中国心,是党和国家的期盼,是14亿人民的嘱托……,在武汉我看到,举国之力调集短缺紧急医疗物资,救武汉于水火、解武汉之困境!就连我们平时吃的用的,也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援鄂物资,黑龙江的大白菜、山东的大馒头、百雀羚的护手霜、波司登的羽绒服……简直数不胜数,我想武汉一定感受得到全国人民的爱,驱疫除害,祛病如初!

image.png

image.png


2月23日 武汉 晴

今天跟上次过生日的王勋姐姐一起进舱,大大咧咧的我跟着温柔细心的勋姐自然会更加小心防护。

不到12点已经进舱,查房前迅速查看了新的检查结果,昨天我们医疗队负责的首批7位患者各项检查结果符合国家规定的出院要求,痊愈出院。在武汉第一医院门前的小广场上,看着满脸笑容又带着感动泪花的大爷大娘们,瞬间我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之前,36床的刘阿姨用我听得懂得普通说“郭医生你一会儿再来查房,我要换一身好看的衣服”!再来时,刘阿姨已经换上了喜庆的西瓜红色,她满含泪光的说“谢谢你们,虽然我们是不幸的,遇到这次灾难,但是你们大爱无疆,你们对我们的爱我们回去以后要化成正能量,去多做好事、帮助别人;我们这是在中国,任何一个国家都没这个待遇,我们永远记得你们的大恩大德,你们这么年轻的生命来换我们这么老的命,我们太爱你们了,太感谢你们从死亡线把我们救回来,我们太感谢啦,你们教育了我们,我们一定要多做好事,利于社会”。旁边37床的姚奶奶也是穿戴整齐,慢慢的说着“我看不清你们的容貌,但我要记住你们的名字,你们从遥远的哈尔滨来到武汉、伸出援手,把我们的命从死神的手里夺了回来,你们真是我们的大恩人,通过这次我真的体会到人间真情、大爱无疆,原来没有体会那么深,现在觉得你们是我的家人,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活起来了,好暖和啊”!80岁的她在她的小本本上写下了我们所有人的名字,她说“这个小本上我记得都是我家里人,现在我把你们记上,因为你们也是我的家人”!35床的夏阿姨双手合十哽咽的说“谢谢你们哈医大的所有医生,一言难尽啊”!我说你们好了,我们就没白来!小护士们跟大娘相约等武汉好了,我们还来武汉看你们!

每一条生命都那么鲜活,每一个人都那么渴求活下去,当我说你们活到100岁不是梦的时候,她们是那样的高兴,那样的企盼,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全力以赴,有什么理由不救人水火?武汉这几天格外晴朗,我真的特别喜欢晴天,愿每一处生命都能沐浴在阳光里!


2020年2月25日 武汉 晴

我所在的武汉市第一医院门诊大楼已经全部改建为重症病区,污染区和清洁区严格划分,医护人员从正对医院的右侧清洁区进入,另一侧则是确诊患者的专属通道,从这一侧清洁区乘扶梯到二楼,国家队医疗通道入口处是当地医院的工作人员负责给医疗队队员消毒,测体温,发放防护用品,进入专用通道清洁区更换防护服,依次进入潜在污染区、半污染区、污染区、病房,每一区都放置手消,医疗垃圾桶。

病房里原则上不允许家属陪护,送食送药有专用通道,由当班护士取回发放给患者。由于是临时改建,负压病房标准还暂时达不到,病房里每一个房间和医护区域都要定时消毒,最大限度加强感控。确诊病例同一病室,危重症病例尽早收入ICU。医院里与患者居住地基层医疗机构共享病例,出院患者信息及时推送至患者辖区或者居住地委员会和基层医疗机构,因恢复期机体免疫力低下,有感染其他病原微生物的风险,出院患者统一继续隔离14天、出院2周、4周医院进行随诊、复诊。

除了医院前停着的几台接送医生在宿舍与医院往返的大巴和接送患者的专车,我知道这么多医疗物资和后勤保障物资要耗费多大财力,企业停工停产会减少多大的效益。试问还有哪一个国家面对疫情能把人民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怪不得朋友圈里都是此生入华夏,无悔中国人!

36床刘阿姨的话犹在耳畔:“这是一个创举啊,10天建一个医院,我们国家强盛了,我们人民就幸福了!我们感恩呐,我们要像你们医生学习啊,给我们带来正能量。“


2020年2月26 武汉 多云有雨

凌晨4点要进舱,夜里两点半,闹铃准时响起,补充了半包泡面,昨天感控老师特意提醒进舱前一定吃点东西,另外武汉降温,要多补充点热量!

B区病人,都还在熟睡,没去吵醒他们,隔着门玻璃查看了一遍,嘱咐护士巡视查房随时汇报。我和海涛医生的主战场在A区。4床和43床是危重症病人。病人吸氧状态下,仍然烦躁不安,呼吸困难,即便提高氧浓度,呼吸窘迫和低氧血症仍然不改善!我和海涛医生评估了一下,迅速去处置室取来无创呼吸机,调试完毕头面部固定面罩,73岁的老阿姨非常不配合,只好喘着粗气哄着这个老小孩,指导她配合呼吸机调整呼吸,还好血氧稍有改善!查看了一下检验和检查结果,指标都很不乐观,心电图提示心肌缺血、肺CT的大白肺触目惊心,看得我心里一紧。也许气管插管、有创机械通气在所难免!

“应收尽收,应治尽治”这不仅是医学工作者该有的态度,更是总书记的最高军令!目前对于所有的新冠肺炎患者根据不同症状采取既同质化又个体化治疗。在抗病毒治疗上根据体外活性和有限临床经验试用α-干扰素雾化吸入、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利巴韦林、磷酸氯喹、阿比多尔、有限证据显示法维拉韦作为全新机制的广谱抗病毒药物对新冠病毒亦有效、瑞德西韦的药效在体外试验和动物模型上已经得到证实,相关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医方面根据患者的重症分型开处清肺排毒汤,以及一些中成药、莲花清瘟胶囊、金花清感颗粒、疏风解毒颗粒等。医疗队专家们更是多次会诊4床和43床多学科对症治疗,化痰药、糖皮质激素、镇静镇痛、免疫球蛋白、胸腺法辛、减少合并细菌真菌感染、预防多器官衰竭、关注静脉血栓栓塞并发症……真是使出浑身解数跟死神抢人!

这个班注定不平凡,果然不出所料,即便重拳出击治疗组合拳,4床呼吸窘迫和低氧血症无改善,评估后迅速联系麻醉插管,这波操作的易感风险有多高,我们都心知肚明!但生命至上,没什么可说的!成功插管转运至ICU,上机后人机无对抗,呼吸机正常运转,长舒一口气总算还有一线希望。43床下午也以同样的方式去了ICU,我默默的祈祷着,你们会没有事的,还有康复期患者血浆可以用、还有肺复张、还有俯卧位通气、还有ECMO、还有那么多人在研制新药、疫苗、临床试验……,我们全国上下齐心协力一起在努力,在用尽一切方法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这场疫情阻击战必将胜利!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内科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