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心连心——CSC&PSIC云端COVID-19抗疫研讨会成功召开

Page Views 浏览量: 1296 Updated 发布时间:2020-04-22 09:55:25

中巴心连心——CSC&PSIC云端COVID-19抗疫研讨会成功召开

 严道医声网

  长期以来,中巴两国风雨同舟,共克时艰。一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抗疫让中国和巴基斯坦人民友谊更加坚固。

  2020年4月19日,在北部战区总医院韩雅玲院士及南京市第一医院陈绍良教授领衔下,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CSC)和巴基斯坦介入心脏病学会(PSIC)云端连线,成功召开COVID-19抗疫研讨会。参会专家还有北部战区总医院徐凯教授、南京市第一医院张俊杰教授、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万静教授、巴基斯坦介入心脏病学会前任主席Bashir Hanif教授、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心脏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Gen Azhar Kayani及巴基斯坦介入心脏病学会现任主席Nadeem Rizvi教授等共同出席。

  会议开始,韩雅玲院士首先代表CSC发表了致辞,指出COVID-19疫情正在全球流行,巴基斯坦确诊患者也在逐步增加,中国和巴基斯坦一直有着深厚友谊,中巴两国人民应当一起面对这场疫情。希望此次分享的中国关于疫情期间如何处理心血管危重患者的策略及经验能够帮助巴基斯坦人民早日战胜新冠肺炎疫情。

  随后,陈绍良教授发言指出新冠肺炎的防治对于每个国家都很重要,中国在疫情期间也经历了巨大损失,武汉有超过1000名医务人员感染。通过采取城市封城隔离,切断传染路径,不同城市医务人员共同支援湖北重灾区,经过2个多月的艰苦奋战,疫情在中国的传播被基本控制。这个过程中积累了很多临床经验,希望今天的交流能够给巴基斯坦的抗疫工作带来帮助。

  巴基斯坦Bashir Hanif教授在致辞中首先对中国政府给予巴基斯坦的帮助表示由衷的感谢。在中国医务人员无私援助巴基斯坦抗疫过程中,我们学到了很多非常宝贵的方法和经验,希望今天的交流能够进一步助力我们抗疫成功,相信在共同努力下,全球各国一定能早日取得抗疫胜利。

  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心脏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Gen Azhar Kayani及巴基斯坦介入心脏病学会现任主席Nadeem Rizvi教授分别对巴基斯坦当前疫情的确诊、救治情况及各大心血管中心对心血管疾病合并新冠肺炎感染的患者救治流程及原则等抗疫动态做了简要说明,共同表示中国的医疗援助为巴基斯坦防疫工作带来曙光,希望其他各国可以多参考“中国方案”,早日恢复正常工作生活。

  在精彩课程分享环节,来自北部战区总医院徐凯教授指出,疫情爆发期间,韩雅玲院士倡议和组织下由CSC8个学组集体撰写、2月13日发表在《中华心血管病杂志》、3月28日在《Circulation》以英文版二次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期间心血管急危重症患者临床处理原则的专家共识》(以下简称《中国专家共识》) 对我国疫情期间指导心血管急重症患者的救治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中国专家共识》中针对“风险评估”做了详细说明,风险评估的目的是为了充分权衡利弊,尽最大可能及时救治心血管急危重症患者,减少COVID-19传播风险的同时兼顾心血管救治获益。具体表现为:1.是否为COVID-19确诊或疑似患者;2.判断疫情防控特殊条件下对心血管急重症采取的救治手段是否获益及获益程度;3.注意对心血管急危重症与危重症型COVID-19导致的呼吸困难、血氧饱和度降低以及休克进行鉴别诊断。另外,应高度警惕并防止合并肺梗死的急性肺栓塞患者被误诊为 COVID-19。

  来自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万静教授,通过COVID-19的早期诊断、风险评估、防护策略及隔离措施等方面分享了她来自抗疫一线的“武汉经验”。

  早期诊断:目前流行病学调查显示,COVID-19潜伏期从1-14天不等,平均3-7天。最主要的症状包括发热、乏力和干咳,重症患者发病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低氧血症等。COVID-19实验室检查包括外周血白细胞正常或下降,淋巴细胞计数下降(<0.8*109/L),还可能伴有转氨酶、肌酶、血沉、C反应蛋白升高。通过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可以确诊。针对抗体检测,在发病后3-5天可检测到特异性IgM抗体,IgG抗体滴度恢复期大于急性期4倍以上。影像学检查最重要的就是肺部CT,其中肺部毛玻璃样改变最为常见。

  风险评估:对于ACS患者进行COVID-19检测,如果能排除其在溶栓窗内则优先进行溶栓治疗,有溶栓禁忌证或超过溶栓窗则考虑PCI治疗,对于疑似或确诊则转至隔离病房进行溶栓或防护下的PCI治疗。在防护策略上,所有接触疑似或确诊患者的医务人员保证Ⅱ+级以上防护,有高风险操作例如鼻咽拭子检测、插管或气管切开术等应当采取Ⅲ级防护措施。

  来自南京市第一医院的张俊杰教授针对疫情期间的ACS患者处理策略进行了经验分享。对于急诊手术患者,包括STEMI合并血流动力学不稳定患者及危急生命的极高危NSTEMI患者,需要紧急血运重建。高风险地区,针对疑似患者/确诊患者需要在COVID-19定点医院且具备负压及严格的消毒条件的导管室,医护人员进行III级防护下实施手术。低风险地区,不能排除COVID-19患者需要取得COVID-19专家组或上级医疗行政部门同意后,在具备单独专用并能进行标准消毒操作的符合感染控制的导管室,在II级或III级防护下实施手术。如果需要转运,则应当按照国家相关规定进行规范化的转运,手术时转运需预先规制路线,尽量减少院内转运过程中留滞,简化科室间的衔接流程。确诊 COVID-19 患者术后应转如疫情期间专用的负压综合ICU进行治疗,COVID-19疑似患者置于单间隔离病房,做好疑似感染标本留取和管理工作,尽快明确诊断。


会议最后,陈绍良教授与巴基斯坦各专家展开了深入讨论交流,并通过病例做了精彩总结:

1.应激性心肌病是急性心肌梗死重要的鉴别诊断之一,需重点关注应激性心肌病、冠状动脉夹层和下肢深静脉血栓等发生。

2.ECMO在救治重症患者中功不可没,但是目前关于COVID-19中ECMO使用经验证据还十分有限。从H1N1流行期间ECMO经验来看,ECMO更加适用于年轻、合并症少、器官损害少的患者。

3.疫情期间,介入手术中个人防护非常重要,患者转运以及实施手术期间都应该有严格的防护措施,保证医护人员和患者无交叉感染。

4.新冠肺炎流行期间,各地都采取了许多隔离措施,这使人们的外出活动减少,使得代谢性紊乱、糖尿病、高血压、血脂紊乱以及DVT上升,建议此期间需保证个人运动以提高免疫力。



 来源严道医声网